甘肃快3跨度怎么算-物流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有趣新闻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種者一個-《阿尔勒医院的花园》是梵高在这个医院治病时画的

中美达成阶段协议

(中)

阿爾勒人為這個組合感到驕傲,可也為在阿爾勒只有一幅梵高的真跡感到遺憾,巴黎、阿姆斯特丹收藏了他的大部分作品,有些人則用天文數字的高價把他的畫佔為己有。在阿爾勒梵高基金會展覽館,我仔細觀賞了那幅原作──《太陽落山時的播種者》:地平線上的大太陽充塞天地之間,大片紫綠相間的田野展現在夕陽下面,離我們視線最近的則是一個彎腰撒麥種的農夫,他的左前方有一棵歪斜的、枝頭上尚有花朵的老樹。直至太陽下山還在辛苦勞作的身影,經漫長歲月的扭曲還在開花的古樹,梵高想以此告訴我們什麼?我們不是因此能感受到梵高本人的意志和願景嗎?

古羅馬帝國留在阿爾勒的古蹟從未出現在梵高的畫筆下,因為那不是他的興趣,他在給弟弟提奧(他的忠實支持者和資助者)的信中說,他「跟羅馬皇帝的世界毫無關係」,他喜歡的是「小城四周開滿黃花和紫花的田野」。有一幅畫所畫的說是圓形競技場,其實畫面只有擠得密密層層、舉臂高呼的鬥牛賽觀眾。梵高應是去看過鬥牛的,知道那個野蠻習俗:鬥牛士把被打敗的公牛的耳朵割下來,舉耳繞場一周,最後將這「勝利的標誌」當場獻給一個女人。研究梵高生平的人,自然會將梵高割耳送女人的悲劇歸咎於鬥牛比賽,梵高自己也一定醒悟到野蠻習俗之危害,所以他的畫冊裏是一個清純、秀麗的阿爾勒,羅納河畔一個有陽光和星光、沒有殘暴和血腥的世界。

圖:梵高畫作《阿爾勒醫院的花園》與阿爾勒文化中心/資料圖片

這個展覽室內還陳列着其他幾幅《播種者》草圖的複印件,都由光芒四射的太陽、色彩斑斕的農田作為不同播種者的背景。我想,梵高那麼喜歡農夫,那麼喜歡播種的人,他自己不就是一個藝術的播種者嗎?儘管生前一直受世人冷遇,可他播下的藝術良種如今不已經在世界各地開花結果了嗎?

梵高沒有留戀阿姆斯特丹神學院的冰冷課程,也沒有留戀巴黎的五光十色,他愛上了阿爾勒的郊外和鄉村,畫那裏的向日葵、桃樹、鳶尾花和磨坊,展示那裏的廣闊田野,雲雀高飛在上的金黃色麥田,正在收割的秋天的大地。有播種就有收穫,梵高曾在一個星期內畫了十幅豐收圖,與當地農民分享收穫的喜悅。不過,他也像他所敬仰的法國畫家米勒一樣,心中懷有同情和憂悒,關注世人疾苦,不忘描繪阿爾勒普通民眾的形象:收穫季節躺在麥垛上午睡片刻的男女,在高高吊橋下河邊浣衣的婦人們,還有《吃馬鈴薯的人》:一個農民家庭,五口人聚在暗淡油燈下吃晚飯,只有馬鈴薯,沒有話語,甚至臉無表情,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艱辛和貧窮。

《阿爾勒醫院的花園》是梵高在這個醫院治病時畫的,他把鮮花盛開的花園畫得明麗多彩,讓魚兒在圓形水池裏輕快游弋,而花園四周的雙層拱廊又是他鍾愛的金黃色,他當時的心情顯然平和、閒逸,沒有因病而憂鬱、焦躁。這個醫院如今已改建為阿爾勒文化中心,入口處置放着這幅畫的複製件,讓人知道文化與梵高、梵高與文化確實是阿爾勒特有的組合。

今日关键词:日本台风致33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