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档几乎成为香港商业片的最后一个堡垒-健康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有趣新闻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港電-贺岁档几乎成为香港商业片的最后一个堡垒

科比追悼会主题

1980s-1990s:票房大賣奠江山之後到八十年代,香港電影市場成熟,電影工業走向高峰,傳統文化習俗帶來的市場商機開始規模化─「賀歲片」正式出現。電影界通常將一九八一年嘉禾出品、許冠文指導的《摩登保鑣》視為最早的賀歲片。這部由許氏兄弟合作的喜劇電影,大賣一千八百萬港幣,一舉奪得當年香港電影票房冠軍。此前許氏兄弟曾陸續推出《鬼馬雙星》、《天才與白痴》(1975)、《半斤八両》(1976)、《賣身契》(1978)等電影,皆取得不俗票房。這些電影幽默搞笑、輕鬆有趣的內容,也成為此後賀歲片的標籤之一。

二○一八年,黃子華憑藉賀歲檔的《棟篤特工》,收穫四千多萬票房,打敗《無雙》成為全年港產片票房冠軍;今年上半年港產片拔得頭籌的兩部電影,亦是賀歲檔上映的《廉政風雲 煙幕》和《新喜劇之王》,兩部皆為合拍片。相比之下,本地製作的賀歲片乏善可陳,不管是《嚦咕嚦咕對對碰》(2007),《七十二家租客》(2010),還是後來的《最強囍事》(2011)、《八星抱喜》(2012),儘管票房尚可,但內容不斷炒冷飯,劇情大同小異,台詞無聊,越來越不好笑,讓「港產賀歲片」隱隱約約要與爛片畫上等號。

進入十二月,就是進入了電影賀歲檔。不管在內地還是香港,賀歲檔幾乎都是最早出現的電影商業檔期。看賀歲片,闔家老少在戲院享受團圓的歡樂,幾乎成為華人慶賀新歲的一種習俗。賀歲檔發源自香港,誕生在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是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繁盛的側影之一。今天,本地市場幾被荷里活蠶食所剩無幾,賀歲檔這個充滿中國傳統意味的檔期,幾乎成為香港商業電影最後的堡壘。

下期「文化觀瀾」將於12月26日刊出

圖:導演 林超賢《緊急救援》(2020香港賀歲片)

之後隨市場的發展,賀歲片題材更加廣泛,除了闔家歡、大團圓、搞笑幽默、全明星陣容外,以成龍為代表的功夫喜劇成為賀歲市場的常勝將軍,從《飛龍猛將》(1988)、《飛鷹計劃》(1991)、《城市獵人》(1993)到《醉拳2》(1994),一九九五年的《紅番區》更成為成龍打入美國荷里活市場的契機。自此香港賀歲片的形式,逐漸被內地、台灣等地所吸收,除歲迎新之際看一部充滿新年味道的賀歲片,成為華人社會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

賀歲片大賣,賀歲檔自然成為各大電影公司商業片的必爭之地。一九八二年,由曾志偉導演,黃百鳴編劇,許冠傑、麥嘉、張艾嘉主演的賀歲電影《最佳拍檔》票房勁收二千七百萬元,轟動一時,不僅是香港電影史上首部票房突破二千萬元的電影,更成為迄今為止香港最高入場人次的港產片。此後「全明星巨製」成為賀歲片的一大特點,比如嘉禾電影公司拍攝的《五福星》系列,擺出成龍、洪金寶、元彪、秦祥林、曾志偉、劉德華等陣容,以強烈的香港本地喜劇元素吸引觀眾,和《最佳拍檔》系列同台打擂,打下香港商業片運旺時盛的江山。

內地市場一直都是香港賀歲片的沃土,一路以來合拍片在內地賀歲檔只遇過一次冷,就是去年。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票房屈居第五,已然足夠驚醒香港的電影人。隨着內地商業電影的成熟,與觀眾逐漸趨向理智,明星+爛片=高票房的一套已經越來越走不通。兩地合拍的賀歲片只有不斷提高自我,真正在質量上滿足觀眾期待,才有可能在後面的賀歲檔大戰中再度奪回優勢。

2000年後:劇情相似欠創意進入二十一世紀,香港電影開始走向低谷,面對荷里活的狂轟濫炸,賀歲檔幾乎成為香港商業片的最後一個堡壘。

2010年後:內地市場締機遇在香港,本地電影市場萎靡的同時,內地急速擴張的電影市場又為香港賀歲片再次提供了機會。周星馳《西遊.降魔篇》二○一三年在內地收穫5.3億人民幣票房,一躍成為當時內地票房影史第二的華語電影,同時在世界範圍內刷新華語片票房紀錄。其成功直接拔高了內地春節檔的票房市場,之後依舊由星爺指導的《美人魚》還成為華語電影史上第一部票房超過三十億人民幣的電影。近些年的賀歲檔市場,合拍片佔據了內地票房市場非常重要的比重。

內地電影人通常將一九九七年馮小剛執導的商業電影《甲方乙方》,視為賀歲電影的開山之作。但事實上,賀歲片的概念起源於香港。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香港電影公司就在春節前後推出《花開富貴》、《錢作怪》、《添丁發財》、《花好月圓》等片名寓意美好的電影,這些電影常常以「團圓」為主題來祝福新歲。

今日关键词:歌手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