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有趣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快递行业-为了给平台与公司缴纳社保创造条件

蔚来终身免费换电

受到互聯網外賣、電商等蓬勃發展的影響,物流行業快速膨脹,與配送小哥捨命狂奔有關的交通事故事故頻發。據上海交警總隊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共發生涉及快遞、外賣行業各類道路交通事故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傷。

進一步,為了給平台與公司繳納社保創造條件,《關於促進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抓緊研究完善平台企業用工和靈活就業等從業人員社保政策,開展職業傷害保障試點,積極推進全民參保計劃,引導更多平台從業人員參保。加強對平台從業人員的職業技能培訓,將其納入職業技能提升行動。

從配送小哥的角度來說,配送工作採取的計件工資制度,而且每個單子的價格壓得很低很低,只能靠縮短單件時間,而在餐時配送往往與下班高峰時間相撞,交通情況並不通暢,配送員迫於平台設定的時間,為了不被受罰,也必須捨命狂奔才能獲得理想的報酬。在這兩方面的壓力之下,配送小哥就像上了發條一樣,想慢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與傳統的快遞行業有所不同,「時間」在配送行業尤其重要。

8月1日至今,國家發改委、國家郵政局與人社部、國務院辦公廳等先後印發《運輸物流行業失信聯合懲戒對象名單管理工作實施意見(徵求意見稿)》、《關於加強快遞從業人員職業技能培訓的通知》、《關於促進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文件,旨在規範快遞配送行業,保障從業人員合法權益。

同時,在配送行業,快遞網點幾乎都不是快遞公司直營的,與快遞公司沒有勞動關係,處於勞務的灰色地帶,快遞員大多來自於農村,缺少專業技能、在勞動力市場上沒有競爭力,繳納社保的意識淡薄,這類似於我國改革開放初期的製造業企業員工。在加上目前騎手行業供不應求的現狀,即便沒有社保等社會保障,公司依然也能吸引大批騎手應徵,因此,他們並沒有主動繳納社保的動機。

此外,快遞員與快遞網點通常只是口頭上的勞務合作關係,騎手們也大多屬於臨時工的性質,很多人只是將配送作為一個短暫的不穩定工作,在尋找到更適宜的工作之後會立即辭職。這就意味着這些騎手也並不想要被社保制度束縛,希望能夠隨時辭職乾淨開啟下一個工作生涯。受流動性的影響,公司與平台統計較為困難,員工也欠缺熱情,使得繳納社保推進緩慢。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常叫外賣,幾乎感受不到外賣的配送成本,這其實是集體對快遞員的一種「剝削」,為了培育消費習慣及市場競爭需要,各個平台幾乎把外賣成本壓低到極致。而快遞平台最大的成本來源人工成本,是勞動力密集行業,假如交了社保之後,工資總成本將會上升。

最後,竊以為,保障從業人員利益不能一蹴而就,一定要遵從快遞行業用工的現實情況,切莫「幫倒忙」,即從政策的條文上是保障從業人員利益的,但因不符合客觀實際、最終無法落地,甚至導致從業人員的失業、利益變相受損等。要積極探索、研究完善平台企業用工和靈活就業等社保政策,緊貼行業現實,因情施策,這是務實的政策導向。(作者系應用經濟學博士后)

實際上,公司與平台除了沒有動機以外,他們更沒有繳納社保的條件。

上文筆者提到,公司與平台欠缺繳納社保的動機,需要有關法律法規強制規定。在新發佈《實施意見》中,已經將相關運輸企業及從業人員全部列入失信主體,迫使他們建立完善的用工體系保障騎手的合法權益。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盤和林經濟觀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近期各部委接連出台的文件將會有效的改善這個現狀。

從平台給予的壓力來看,一些同城配送如餐飲外賣,配送平台會將「準時送達」作為公司一項競爭力指標,尤其是中餐、晚餐等,配送幾乎相對集中在一個很短的時間里,平台對配送小哥制定了非常嚴格的考核標準,而對於沒有按時送達,被客戶差評的騎手,平台更是設置了嚴苛的懲罰措施。

今日关键词:汪小菲力挺滕华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