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疾控中心科研团队开展的mRNA疫苗研发已进入动物实验阶段-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有趣新闻网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病毒疾控-由疾控中心科研团队开展的mRNA疫苗研发已进入动物实验阶段

腾讯增持拼多多

「就在2月13日,一批新送來的樣本需要在2—3天內檢測完畢,但工作量是正常情況下的4倍,微生物所的同志們經過討論提出了個『合理建議』,即一鼓作氣加班完成。」張嚴峻回想起那夜眾人通宵加班的場景,說道,「如果沒有他們這樣付出,各項工作的完成是很困難的,我真的非常感動。」

1月30日18時,朱函坪拿到一份病例樣本后,19時就進P3實驗室做病毒分離,試圖獲取滴度更高的毒株,儘可能加快疫苗研發的進度。

「在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防護三級實驗室(P3實驗室)內,我們需要先分離病毒,再從中篩選出滴度高、適合製備疫苗的株苗。」姚萍萍表示,同時就mRNA疫苗研發,團隊也與科技企業開展合作,動物實驗從2月中旬便有序進行。

已在疾控戰線奮戰四十余載、被譽為「出血熱疫苗之父」的朱智勇教授,在幾番請戰後,得以87歲高齡重返一線,為實驗人員進行技術指導,並將其視作有生之年與「瘟神」對陣的最後一戰。

共同堅持30多天的「戰時狀態」早在2019年12月31日,浙江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檢驗所實驗室相關人員便開始密切關注疫情的發展動向,反覆完善相關病毒的檢測方法。

聚焦科技抗疫一線洪恆飛本報記者江耘「省疾控中心、浙大一院、杭州醫學院(省醫科院)等與企業合作,并行開展了滅活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mRNA疫苗等多種技術研發路線……」2月22日下午,在浙江省新冠肺炎疫情發佈會上,省科技廳黨組副書記、副廳長宋志恆介紹,相關機構在毒株分離、工藝改進、動物實驗等關鍵環節持續推進,均取得良好進展。

87歲「出血熱疫苗之父」助陣科研

「目前科研人員正爭分奪秒,努力攻克難題,針對疫情防控和診療技術攻關,我們連續工作了一個多月。」浙江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檢驗所所長張嚴峻日前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迎戰SARS到對抗甲型H1N1流感、H7N9禽流感乃至防止埃博拉病毒輸入,疾控中心的同志都團結合作、守正創新,這場新冠肺炎阻擊戰也不例外。

「疫情暴發偏偏趕上春節,」浙江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檢驗所P3實驗室主任楊章女笑稱,家裡的長輩支持我切換到戰時狀態,來到杭州幫我帶娃,「茅海燕副所長則直接把還在念幼兒園的孩子送往紹興托老人照顧。」

「在疫苗研發方面,我們承接了滅活疫苗和mRNA疫苗兩個項目。」浙江省疾控中心醫師姚萍萍解釋道,滅活疫苗工藝相對傳統,是將新冠病毒培養后,進行滅活和純化製備成疫苗。

其中,繼1月24日,在全國省級疾控層面分離出首株新型冠狀病毒毒株后,浙江省疾控中心又發現在Vero細胞中有較高滴度的理想疫苗候選株,由疾控中心科研團隊開展的mRNA疫苗研發已進入動物實驗階段。

「我們承接浙江省科技廳針對疫情的重大科技專項后,組建的科研團隊細分為了樣本檢測、疫苗研發、後勤保障等小組,分工明確又團結協作。」張嚴峻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前線堅守職責所在,相信國內疾控戰線每逢疫情皆如此。

2月15日18時35分,經過近5個小時的封閉操作,浙江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檢驗所副所長茅海燕走出P3實驗室,從開水房的熱水箱上取下保溫了一個多小時的盒飯,並倒了整包蘿蔔乾,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晚餐。這樣的晚餐對於茅海燕以及團隊來說,從疫情至今一直持續着。

「但越是想快,我們也越要保持清醒。由於疫苗研發的周期比較長,我們必須尊重科學規律,要經過科學、嚴謹、安全的研究過程。」姚萍萍認為,社會各界對疫苗研發的進度很重視,國內相關科研單位也都在全力以赴,但創新研發的同時應堅持嚴謹細緻,這一點,在涉及疫苗工作時,一定不能忽略。

擔任浙江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檢驗所副所長一職的朱函坪教授繼承了父親朱智勇老先生對科研工作的嚴謹態度。此次疫情中,作為浙江省疾控中心應急科技專項疫苗研發小組負責人,事關疫苗研究的方案他都堅持自己設計確定。

「我雖年事已高,但腦子的分析能力和實驗操作的靈活性,仍然和退休前沒有什麼兩樣……決定從今天開始,來中心參与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究,了觧這類病毒的特性,為製備疫苗添磚加瓦。」2月10日,一封請戰信出現在浙江省疾控中心主任王楨和黨委書記胡崇高的辦公桌上。

「老爺子是這性格,一旦決定做科研工作,就要全身心投入進去。作為家人和科研工作上的後輩,我們真切感受到了老一輩科學家的作風。這也是晚輩需要繼承的。」作為朱老教授的兒媳婦,姚萍萍醫師透露——他們父子倆這方面脾氣真像。

今日关键词:驻外使领馆下半旗